關於正當冰

正當冰以冰店起家,沒有選擇當時流行的雪花冰和剉冰,而是從夜市開始賣起冰淇淋,到今天,有幸成為花蓮冰淇淋店和花蓮義式冰淇淋的代名詞之一,榮幸之外,更感謝5.8萬的臉書粉絲,因為有你們,讓我相信,「讓人人吃得到安心的食品」,一定會慢慢實現。

一氣之下「正當冰」

2013年改變了我的人生,當年看到市售冰淇淋在室溫下放三小時後,依然堅挺不拔,不肯融化的影片,深深傷害了我稚嫩的心,嚇到吃手手。為了保護手手,於是敲起鍵盤,發起拒吃活動,引起廣大迴響,同時,也被人指著鼻子說:「你要是覺得做冰淇淋這麼簡單,你怎麼不自己去做!」

我這個人瘋來,連我自己都感到害怕,一氣之下,榮華富貴都不要了!立馬辭掉當時百萬年薪專案經理的工作,我誰!?找到舅公1948年老字號的傳統芋冰(叭噗)廠協助,開發天然零添加物的冰淇淋,所以正當冰除了成分調整成無化工添加物外,製程完全就是1948年的那一套。

舅公好奇的吃下第一批試做出來的正當冰香草冰淇淋,驚訝的說:「做冰30年,沒看過真正的香草!原來真正的香草冰淇淋,是這種味道。」

賣一球正當冰賠12塊

做下去後我馬上參透了食品界的奧秘,就是:「太陽餅裡面沒有太陽,老婆餅裡面沒有老婆,香草冰淇淋裡面沒有香草!」有香草的冰淇淋,每球成本32元,而沒有香草的香草精冰淇淋,一球成本僅3.7塊!一般售價20元的香草冰淇淋,別人賣一球可以賺16.3元,我賣一球要賠12塊!但是我誰!?我瘋起來連我自己都害怕!

當年6月13日,花蓮自強夜市的攤位就給他擺起來,一擺就是9個月,5萬球正當冰冰淇淋銷售一空,而口袋的積蓄60萬也揮霍一空,扶養我長大的奶奶問我:「如果你姨婆問我,你現在做什麼,我要怎麼說?」我當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心想,也許該是到了人去攤空的時候了。

賣冰賣到掉眼淚

就盡人事聽天命吧!當晚,在臉書粉絲團發文,宣布一球從20元漲到40元,雖然一球只賺8塊,但是,原本可以買兩球,現在只能買一球,這樣應該就沒有笨蛋會再跟我買冰了吧?就這樣回到過去年薪百萬,榮華富貴的生活其實也挺好的。

有點落寞,也有點小確幸,再也不用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了!沒想到,結果跟我預想的完全相反,攤位還沒有開,就已經有滿滿的人潮在排隊,冰友從攤前一路排到對面空地,再繞成S形。整個晚上我不停挖冰淇淋到半夜十一點,幾乎挖空了所有庫存,挖到手都快斷了,隔壁老闆笑我:「在自強夜市二十年,第一次看到有人漲價還排隊,你創下了夜市紀錄。」

收攤時,情緒久久無法平復,我知道這是冰友們在告訴我:「不希望正當冰消失。」我內心充滿了激動與感動,但想起榮華富貴再度離我遠去,我的英雄淚終於不爭氣的流了下來。

把正當冰收了吧!

後來很順利地開了店面,原以為榮華富貴終於向我招手,正要敞開雙手迎接時,沒想到,迎接到的卻是員工爆料,一時間,正當的冰淇淋,變成黑心的冰淇淋,情感的打擊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於是有了一個念頭「把店收了吧」!

禍害遺千年

不久後,我們遇上了蘇花大規模土石坍方,滾滾土石淹沒了道路,目睹了騎士只能緊抓護欄無法前進,拉下車窗,揮手、閃燈、按喇叭,示意大家不要再往前,但來車好像無法意會,泥巴水噴進窗內,車上三人都成了泥人,好像不管怎麼做,都無法逃離這場災難,不管這一生是好是壞,感覺死亡隨時會降臨,沒有要放過任何一個人的意思。很意外的,我這個黑心老闆還活著,果然禍害遺千年!

歷經生死關頭,回想在正當冰發生的一切,想到夢想冰淇淋計畫,還有好多孩子沒有吃過無添加的冰淇淋,我不知道你們相不相信命運有其安排,但至少我是信了。

圖五:夢想冰淇淋公益計畫:孩子用一個微笑換一球冰淇淋

讓人人吃得到安心的食品

從此那一刻起,我不再為煩惱而活著,我想看到更多的小朋友,吃著正當冰那天真、幸福、享受的模樣!正當冰要讓人人都吃得到安心的食品!

於是,2019年,我的人生重新充滿了愛,而口袋開始充滿了債!借了兩百萬元,打造味覺教育廚房,深化了夢想冰淇淋計畫,當年完成近一百場的味覺教育,將近兩千人參與,看到這麼多孩子,天真吃著正當冰,一切辛苦都值得了。同年7月,北投開設分店,正當冰開始實踐讓更多的人吃得到安心的食品的夢想。

我知道我一個人是做不到的,但是,現在正當冰臉書有近5.8萬名粉絲,跟正當冰一起努力,我相信有大家一起努力,那個「讓人人吃得到安心的食品」的目標,我們終有一天能夠達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