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正當冰冰淇淋】五味龍神蘭洛神花冰淇淋背後的故事 | 陪伴偏鄉孩童的五味屋顧老師 Leave a comment

五味屋是顧老師為陪伴偏鄉孩童所創辦,近年開闢小農區,種植無毒栽種的洛神花(英文為Roselle Flower),洛神花從採收到製成成品,非常費工,但是五味屋只能做成蜜餞、果醬或洛神花茶,於是找正當冰,希望洛神花能有冰淇淋食譜,為偏鄉孩童增添一點童趣外,也期望能善用五味屋資源。


大家知道五味屋嗎?她是由東華大學的顧瑜君老師所創辦,在花蓮豐田鄉默默扎根,默默的改善豐田村的一切,一個讓我肅然起敬的組織。五味屋的志工們,一個個都像孩子王,帶著豐田村的孩子,一起刷油漆、一起義賣愛心商品、一起在他們自己的放映室看電影、一起練團準備表演…可以說,不論是實質上或心靈上,他們不斷擴展孩子們的視野,不斷為當地注入源源不絕的活水。

從一開始火車站前一家愛心商品義賣小舖,到現在,她們有了圖書館、放映廳、練團室、民宿…現在,他們更有了自己的農業小園區,盛產無毒栽種的洛神。

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概念?洛神二年生草本植物產期非常短,往往是一個秋天內就結束了。種個一兩年,植株衰弱,就得剷掉整個重種。唯一欣慰的,是到了產期時,產量倒是滿迷人的雖然產量多,但採收又是個大麻煩,基本上除了台東部分大量種植,是直接機器收割…一般小量種植的農民,還是得像採茶姑娘那樣,人鑽進田裡頂著小黑蚊,一朵花一朵花的採收。

採收時頗費眼力,必須得確定長得夠大了才摘採。還太小的得過兩天再來。也不能怠惰不採,否則一陣雨打落了,都是損失…所以每到採收的季節,豐田村都是偕老扶少,附近的化仁、豐裡、各大小學校的小朋友、志工老師…只要是住豐田村的、有來豐田村做社區關懷的,全員出動!!媽媽們手裡牽一個背上揹一個,一起跟時間賽跑,搶收洛神。

收下來的洛神還是不讓人省心。出貨前要去籽,手皮嫩一點的,去一趟籽包準你永生難忘─刺得你不要不要的。洛神也不適合冷凍,依舊會爛掉生汁走味。冷藏最多只能冰不到一周。最後沒有辦法的辦法,只能是醃漬做成蜜餞,或者做成果醬。

但為什麼說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呢?你只要自己想想,你一年吃幾次蜜餞跟果醬就知道了XD在台灣大多數人的飲食習慣,蜜餞跟果醬都只是配角中的配角。一旦做成蜜餞果醬,雖然不必再面對保鮮期。但接著要面對的就是銷路難推廣。

所以,從去年秋天起,五味屋就與正當冰展開了密切的合作(拖延),用醃漬的蜜餞做冰真的是最難的挑戰。第一個問題是鹹味出現在冰淇淋中總是怪怪的,其次是鹽對於冰點的影響難以掌握,做出來的質地總是不如人意。自從我義式冰淇淋的點數點了10點之後,一般口味的冰品我大致三次試做就可以調出前中後味均衡的”正當冰味”。

這個蜜洛神,我前前後後總共試了”20次”。已經到了自信心完全崩潰的地步了…尤其是今年的開發頂著莫大的時間壓力。

在採收期的時候,五味屋那些跟第二個媽一樣的志工老師,就在跟小鬼頭畫大餅:「今年的採收會有很棒的收穫喔!正當冰的怪酥酥說會幫你們做成冰淇淋,第一個請你們吃!」

隨著日期越來越近,志工老師也不忘打電話給我:

「那個自稱冰淇淋大師的怪酥啊…咳咳…你的洛神已經做兩個月了捏…」

「那個…我們之前已經跟小朋友承諾了說…孟母三千孟子兩千…我們不能跟小朋友說謊的喔~~~」

我只能說支票不要亂開…在接近截止日前的那幾個晚上,我做夢都會夢到一群小朋友拿著空碗,一邊敲一邊高喊:「冰淇淋!冰淇淋!冰淇淋!印和闐!冰淇淋!冰淇淋!」

時間快轉到2200年婦幼節的那天下午。黑壓壓的防彈保安車隊(誇飾法),浩浩蕩蕩地開進了豐田村。車上載著的,是怪酥酥前一天頂著黑眼圈,在身後一群密密麻麻敲碗小捧油(幻覺)的監工中,所趕製出的”小捧油特別版蜜洛神”(甜度上升500%)。那天做完這些冰,怪酥酥就直接被送進生化冷凍艙,進行一個為期七七四十九天的復活工作,所以沒有親臨現場。據說,保安車隊從進村起就遭到了敲碗小捧油的猛烈夾道攻擊,車輛幾度要翻覆。

當冰箱打開的那一剎那,五味屋裡散發出耀眼的金光,背景換成蒙太奇手法的”媽媽揹著小朋友採洛神圖”,BGM也自動換成韋瓦第的四季。小朋友的歡呼聲,致使五味屋之後進行了為期一周多的屋頂整修工程。至於我們大人呢,就吃同樣由五味屋小朋友採收、親手醃製的蜜洛神所製作的”五味龍神蘭”口味。(以下開放吃過的酒鬼讚聲,是不是正當冰目前最成功的酒口味,你們說說看嘛)

往後,正當冰會長期供應五味龍神蘭,並且豪不憐香惜玉的猛烈下料,好讓五味屋的孩子們,心血不會白費。最後,怪酥酥成功守護了地球與”要讓親手採收的孩子,第一個吃到他們的洛神冰”的承諾。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。

來定一盒五味龍神蘭吧!說不定你也能從孩子們歡樂嘻笑做蜜洛神的情緒中,得到推翻保安車的力量喔!


五味屋龍神蘭冰淇淋宅配

更多正當冰冰淇淋介紹

正當冰門市資訊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