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遠的李小貓

我一直很想知道話最多最愛抱怨的李小貓,到底哪裡來的滿腹牢騷...?
剛好有一個很要好的資深冰友阿龜,最近在上寵物溝通師的課程。
於是我拜託了她,請她幫我跟李小貓溝通一下... 

阿龜:「我看到一個畫面...他給我看的是兩個枕頭中間的位置」
我跟婕妮(大驚)Σ(*゚д゚ノ)ノ
我:「那是他每天跟我們睡的位置...他總是喜歡睡在我跟婕妮的中間...」
停了半餉,我說:「但是我昨天沒讓他進房睡...因為他最近很會亂噴尿...」
 
我突然想起,12號晚上的李小貓非常執著,往常如果我跟他說:「不行~~今天不可以進來睡」
他通常會低著頭默默走掉,但那晚,他鍥而不捨的在門外叫了好久...
後來,他的聲音不知為何有點悲傷,隔了好久他才放棄,漸漸安靜下來...
 
二樓的門不知道是誰忘了關上,隔天,一早來店裡的大D發現偷溜到陽台外的李小貓,還替他拍了一張照片給我們看。
「你們看他好跩啦XDD」
照片裡的李小貓,站在比我腰還高的洗衣機上...
平常連跳上噗噗屋喝水都有點困難的老小子,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,也不知道為了什麼目的...竟然千辛萬苦的爬了上去...
 
是為了看風景嗎?還是為了證明自己依舊寶刀未老?
照片裡的李小貓威風凜凜,像是對著北風嘶吼:「我李小貓有輸過沒怕過啦!」
 
我想起小時候的他,比任何貓咪都執著高處...他總是三步兩步就跳到最高的櫃子上,低著頭,充滿好奇的觀察你的一舉一動。
就連我在流理台上幫他做雞肉餐,他也非要順著我的牛仔褲往上爬,直到爬上我的肩頭,能看見我弄什麼好料給他為止。

大D發現他爬上洗衣機的那天早上,可能是想給貓咪們補補身子,還特地開了罐頭讓大家吃了個飽。
我剛領養李小貓的時候,他非常非常嬌小,但肌肉卻非常有力,平衡感一等一!
我經常把李小貓放在一隻手掌上跟朋友炫耀:「你看!他怎樣都不會掉下來唷!!」
說著慢慢移動手掌...小小的李小貓,就會像踩著衝浪板一樣,在我手上盡力保持平衡。
這是李小貓童年時,我跟他最喜歡玩的遊戲。
 
那年,我19歲。他3個月大。
 
李小貓一歲左右,大概是青少年的時候,我們住在一棟老公寓的四樓。
那時的他正要發情,非常非常的躁動...他經常到處尿尿,或者跳上桌面,還很超過的把桌上所有東西掃下桌。
數位相機、別人手工作給我當生日禮物的煙灰缸、抽取式硬碟與滿滿的照片、手機...全都成了他肉球下的亡魂...
但這麼8+9的他,只要我緊緊抱著,帶他走到窗前,讓他看著底下來來往往經過的車子...
「你看你看~~是車車耶~有沒有看到車車在跑?」
他的小腦袋隨著車子左搖右晃,慢慢就會安靜下來,最後在我的懷裡睡著...
 
那是我們父子,都最喜歡的片刻。
 
後來,我接到兵單,入伍。
當兵的薪水比起入伍前少了好幾倍。我跟當時的女友很窮很窮,經常窮到連貓飼料都買不起。
那時候,我們經常買樓下一家很便宜的雞肉飯便當,然後把雞肉絲全部挑出來,過水以後給李小貓吃。
放假時,李小貓總是很興奮的看著我提便當回家,然後三個人一起分享兩個便當。
這大概就是NoMoreStray計畫,從來不會拒絕窮學生或窮情侶來認養貓的典故。
 
剛入伍的生活很難熬,但說也奇怪。每天晚上拖著疲憊的身體,躺在硬梆梆的軍用床,蓋著永遠不會暖的軍用棉被時...
我腦海裡最常浮現的臉孔,不是家人也不是女友,而是李小貓。
我總是期待著下一次的放假,可以回家,摸摸李小貓兔子般柔軟的毛。
 
別看李小貓現在老氣橫秋,還經常亂尿尿給小精靈製造麻煩。
李小貓一歲的時候,不免俗的也進入了瘋狂的發情狀態,當然也是每天到處噴尿。
軍中的我,晚上可以打公共電話回家。電話中那時的女友困擾的跟我訴苦:「我每天床單洗不完...可能真的要帶他去結紮了...」
「唉...果然還是有這一天...」我一直覺得結紮本質上是一件破壞貓咪身體,讓他可以跟人生活卻不人道的作法。
但似乎總避免不了...
「好吧...如果真的沒辦法,妳就帶去結紮吧...」
 
隔天,女友電話中哭哭啼啼的跟我說:「李小貓...他、他...」
「怎麼了!?手術感染嗎?」
「沒有,只是剛剛麻藥還沒有退,他明明很不舒服還吐了...但還是用前腳慢慢爬,慢慢爬進貓沙盆,後腳一路在地上拖...」
 
摘掉鈴鐺的李小貓,好像突然就恢復正常,想起貓沙盆的意義。
但後腳在地上拖的畫面,還是讓當時的我一陣鼻酸...
 
放假時的我,最喜歡跟李小貓玩的遊戲,是「殖民地義勇軍與半獸人戰爭」
 
我是殖民地義勇軍的小隊長,他是已經佔領地球的半獸人最高指揮官。
義勇軍在一次軍事行動中,終於殺進了半獸人的基地,並且斷絕了對外聯絡。
好不容易人類把基地裡所有的半獸人都殲滅了,但也死傷到只剩下小隊長(男主角,就是我)
這時候...半獸人的頭目威風凜凜的出場了...
 
「砰砰!!砰砰砰!!」我用手比出手槍的姿勢,對著李小貓開槍...
李小貓一臉殺氣,一步一步朝著我走過來...
「欸!!你會不會玩啦!?你好歹要閃一下子彈啊!」
 
李小貓完全不甩我。
「好吧,就當你是刀槍不入的設定好了(攤手)」
 
於是我只好一直跑,利用房子裡每個轉角當掩護,探出頭來對他射擊。
這時候李小貓就會非常興奮,開心的追著我,在房子裡繞著圈圈跑。
最後他出掌巴到了我的小腿...
「呃....」我倒地,假裝那一掌有500公斤:「就算死了一個我...也還有千千萬萬個我...人類不會認輸的...啊!我死了...」
 
李小貓得意洋洋的走到我面前。
 
我故意停止呼吸,假裝死透了,瞇著眼睛偷看他。
李小貓滿臉擔心的靠近,好像是在說:「不會真的死了吧?我有這麼膩嗨?」
我突然睜開眼睛,拿手(指)槍指著他:「你中計了!!愚蠢的半獸人!!砰砰!!」
李小貓超不爽,迎面就是一巴掌,啊,這次真的死透了...
 
我抱起他,輕聲的跟他說:「玩的時候不可以打這麼大力啦,還有不可以打臉,把拔是靠臉吃飯的捏」
最後,我躺在地上,李小貓趴在我身上呼嚕著,有時候還會踏踏,應該是在確認這個人類小隊長是不是真的死透了XD,然後,我們就在假日的午後,一起睡著。
 
忘了有多少次,我們的遊戲,都是這麼結束的...
 
一年後我退伍了,那天我很開心。
因為我終於可以每天抱著李小貓睡,不必因為收假而跟他分開。
我可以每天盡情的跟他玩愚蠢的半獸人遊戲。
 
但事實上,之後沒有玩過多少次半獸人遊戲....
那年,我是還沒正式出社會的22歲。李小貓是傻呼呼的3歲。
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阿龜感應到的第二件事,是李小貓覺得把拔有件什麼事情答應過他,卻沒有做到?
我沒有答案...
 
因為我答應過他卻沒做到的事,太多太多了...
 
當我退伍回來,開始投入資訊業時,李小貓養成了趴在我電腦上的習慣。
他總是在我聚精會神的寫程式時,突然跳上桌,走過鍵盤,把我的程式碼踩的一塌糊塗...
「李、小、貓!!」我的手在空中使勁揉捏,作勢要掐死他。
「哼...」李小貓用鼻子哼了一口氣,竟然一屁股坐在我的鍵盤上。(他用鼻子哼氣然後滿臉不爽的樣子,應該也有很多冰友見過XD)
「你你你你....你不要欺人太甚喔喔!!」越過李小貓的身體,我看見螢幕上的人類程式碼正在飛快插入半獸人語。
「你幹、什、麼、啦!你把拔的工作搞亂我怎麼賺錢幫你買飼料啦吼~~」我一把抱起李小貓,丟到地上,打算繼續跟程式奮戰。
「哼!」下一秒,李小貓立刻又跳上鍵盤,這次乾脆整隻都趴到鍵盤上了。
「唉...」我只好闔上電腦,去看電視轉換心情。
 
至於因為擋電視我站起來要揍他,他情急跳走把電視打翻,導致他的"身價"增加一萬元,則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 
那時,我是無法意會到他人寂寞的23歲,李小貓是正要習慣被忽略的4歲。
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有那麼幾年,我跟女朋友的交往很穩定,我的工作也很穩定,進了美商首屈一指的IT公司,也做了某機構最年輕的講師。
 
那時我已經準備要結婚,但當時的女朋友卻跑了。
我經常在夜深人靜、一個人的床上抱著李小貓,對他說:「馬麻好奇怪,離開我就算了,你這麼可愛,她怎麼捨得離開你?難道她說最愛你都是假的嗎?」
 
那陣子的李小貓特別溫柔。我還記得,已經戒了一年煙的我,又重新點起一根煙時,他歪著腦袋看我,好像不解的問:「把拔你為什麼又抽煙了?抽煙好臭耶~」
 
在療傷的過程裡,我第一次把感謝李小貓陪伴的心情,寫成了一篇擬人的小說"神奇貓的報恩",放在網路上,沒想到得到了許多人的鼓勵。
為了找尋更多題材,我開始走訪動物收容所,聽了許許多多的故事,也第一次體會到動物在人類社會裡的無助。
 
"因為他們沒有語言"
"他們需要有人替他們說出他們無法說的話"
 
後來,我在網路上寫了近三年的動物權小說,從此在我心中埋下了動物平權的種子。
而這一切以及我今天在做的事,都是因為李小貓。
 
那幾年,因為心情差,同時又寫小說,做動保,我把大好的工作與前途搞砸了。
 
在家裡陪李小貓的時間變多了,但李小貓好像卻沒有更開心。
他經常跳上我的腿,抬著頭,若有所思的望著我...
 
好像是在問我:「把拔你這樣好嗎?」
我曾經對李小貓說:「你不用擔心把拔啦~我會很快振作起來,趕快交一個又正又辣的女朋友。我不會讓你再換馬麻了,我會帶你參加我的婚禮,讓你坐貴賓席!!親友桌首席阿捏後母後?」
「喵~」李小貓好像是在說,他不想坐椅子,他想坐在紅燒魚旁邊XD
 
那年我27歲,李小貓8歲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來我真的交到又正又辣的女朋友,也重新振作了起來。
每天七點出門,晚上至少11、有時1點才回到家。
 
因為不在家的時間太長,那時候的李小貓都是"把費"吃到飽,一度胖到7公斤。
也因為怕他太無聊,家裡的貓成員,增加了同是收養來的公貓黃咪咪(後來送給朋友了)。
黃咪咪被我收養時就已經是隻黏人的成年公貓。
從此李小貓的生活,從每天獨守空閨,變成了吃飯睡覺打咪咪。
李小貓良好的運動習慣(打咪咪),一路從青年延續到了中年,奠定了他走到哪裡都是貓王的好體力。
雖然不致於打到受傷,但經常看見李小貓滿嘴咪咪毛,深深覺得這樣下去不行...
 
於是我也開始試著接養需要中途的小貓。
但令人出乎意料的,是這隻威風凜凜的7公斤半獸人大頭目,在面對小貓時,卻是"我很巨可是我很溫柔"。
 
這下可輕鬆了,無論是教上廁所陪小孩玩餵假奶(公貓也學人家躺在那邊餵奶),李小貓具備好奶爸的一切技能。
而且超有耐心!怎麼被煩都不會生氣~~
小貓體力好,他常常睡到一半,小貓"砰"的就整支噗上他的臉攻擊。他也只是murmur個兩句,鼻子摸摸就爬起來玩"從良的半獸人首領與亞種半獸人"的遊戲。
 
有時候,熟識的愛媽會這樣問我:「你好厲害喔~你知道上次那隻小貓本來有多怕生嗎?在我家的時候吼balabala(下略五千字)...怎麼到你那裡住過以後就變得這麼開朗?」
「我也搞不懂」我聳聳肩。難道貓咪之間真的有語言?
 
我腦海中浮現夜深人靜的時候,李小貓帥氣的眺望遠方,對著還很怕人類的小貓說:「我跟你說吼...人類其實很多都不壞啦,而且笨笨的很好利用...只要你用這招(轉頭,眼睛變圓),他們就會被你催眠了喔!!呼~~(抽了一口小魚乾)」
「雖然地球現在被他們佔領了,但是你要轉換一下心境啊!如果你可以用我教你的這招收服人類,那我們半獸人征服地球的日子,也就指日可待了...答應我!!用你的萌力找到你的貓奴!!答應我!!」
 
天知道,李小貓是怎麼說服那些,本來看到人跟看到鬼一樣的小貓?
 
無論怎麼送往迎來,他都沒有太多感傷...好像明白我那時做的是好事。
他總是用最熱的心,去面對生命中每一支新來的小貓...
直到他遇見了李朵拉...
(李朵拉與李小貓的故事,我已經在另外一篇提過了:https://goo.gl/jmU7sp)
 
那年,我31歲,李小貓12歲。
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也因為李小貓這種感化喵心的魔力,讓我開始懷疑,也許貓咪間存在著我們人類不知道的文化or溝通方式也說不一定?
這也是為什麼,後來正當冰從攤位變成了店面,我們變成了中途之家,卻會在中途貓咪的過程裡,去選出有"保母天賦"的貓咪,始終保持自養6隻貓的"貓咪導師"制度。
 
迷你胖雖然傻呼呼不親人又愛玩,但他是"友善貓咪"第一名。也會餵假奶,總是第一時間去親近怯生生的中途浪貓...
李俊急雖然有一顆浪子心,一天到晚溜出去玩。但他也一樣會餵假奶、陪小貓玩,跟他們打鬧,帶著他們做壞事(亂噴尿)囧
武花喜歡安安靜靜的看望著小貓,吃飯時也總是退居一旁,讓小貓先吃飽,自己再去把碗舔乾淨(大嬸性格)
雖然公關主任陳妙才不太照顧小貓,也經常因為沒有好好帶浪貓被李小貓修理。
但她總是最親近冰友,常常在認識的冰友腳邊磨蹭,無形中也為中途貓做了很好的身教。
 
我們現在最擔心的是黃四郎,除了賣萌貪吃外完全沒有教育功能XD
但他依然友善小貓,經常以義賊團首領的姿態帶著其他小貓蹦蹦跳跳,跳上桌"搶錢搶糧搶茶點"。
 
這裡的每一隻貓,都是李小貓帶大的。
 
李小貓,是在奉獻中老去...
 
去年他17歲,走路開始搖搖晃晃、開始會亂噴尿...
從來不曾生病的他,一年裡得了一次耳血腫、一次後腳血栓。
我還記得他耳血腫的那次,因為需要在血腫部位放血引流,但他又太老,醫生認為麻醉風險太高。
 
那一次,醫生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,剪開了他的耳朵內層。
為了讓傷口錯開固定引流,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,又縫了四針。
 
我看著剪刀活生生的剪開他的耳內、看著縫合針"凸"的一聲穿過了他的整個耳朵,李小貓很不爽的叫著,整個身體緊繃到發抖...
但他沒有踢腳、沒有掙扎,自始自終沒有試著攻擊他身邊的任何一個人...
回來時,我們一直誇獎他:「李小貓你好棒喔~~」、「貓哥你超man的!你現在是本集團第一man,把拔輸給你啦~~」
 
那次以後,老歸老,他更威風了。
 
去年底血栓的那次,他突然就不能走路,就像他當年結紮完那樣,拖著後腳也要進貓沙盆。
發現這個狀況時,已經晚上10點多了,那天我跟婕妮都在外地出差。
面對這個突發狀況,我們的小精靈卉蓉因為擔心李小貓,陪他在沙發上坐了一夜沒睡...
隔天一大早,卉蓉就帶了李小貓去當獸醫院的第一個病人...
 
或許是有了某種預感...去年我最常跟李小貓開的玩笑是:「等你18歲,我帶你去考駕照嘿~婕妮說還不要嫁給我,可能沒有那麼快,但我有記得邀請你當我婚禮的vip喔,所以你還得再活五年喔~!」
 
這個承諾,最終也沒有實現。
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溝通師阿龜說:「我感覺到李小貓急急忙忙的衝下樓了!大廈發生了什麼事了嗎?」
「是婕妮啦,我們訂了小魚乾,今天早上到了,婕妮剛剛下樓,要下去測試一下小魚乾的威力XD」
「難怪,我下一個畫面是看見李小貓在撥婕妮的手」阿龜說。
李小貓睡在兩個枕頭的中間、他想吃而你不給他的時候,他會撥你的手...這些,都是阿龜不知道的事情。
到這裡,我才打從心底相信,阿龜應該是可以出師了:p
 
「那他還有說什麼嗎?」婕妮問。
「他說,他覺得你們很奇怪,他明明就沒有做錯什麼事,為什麼你們要這麼難過?」
「所以他是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婕妮又問。
「不是耶,是在貓咪的觀念裡,生老病死都是最自然的事,所以他不懂有什麼好難過的」
「難怪...剛剛我們帶其他貓咪去看李小貓的時候,他們一副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樣子...」我補充。
「然後他還有說,叫大家不可以哭。尤其是把拔,他說如果把拔哭了,他會笑他,要像個男人一樣才行」
 
喵的!死孩子,恁爸如果噴淚了,絕對就是因為你這句話。
 
「那他還有什麼放心不下的事情嗎?」婕妮問。
「有,他說,希望你們要好好照顧每一隻貓,包含之後來這裡中途的。不要因為太忙碌忽略了他們...」
 
當我把李小貓最後的話轉達給小精靈們知道時,許多人都紅了眼眶...
 
李小貓其實很幸福。
在他的晚年,有許多人愛他也關心他。
我永遠記得,有次收店時店貓要上樓,小精靈楷南跟李小貓說:「小貓哥,我們要上樓囉~」然後畢恭畢敬的抱他上樓。
「噗哧!小貓哥是三小XD」我笑著問他。
「他資歷比我老啊!換算人類年齡80幾歲耶!」楷南說。
 
從此之後,小精靈們都叫他貓哥。
慢慢的,每一個小精靈的心中,也都有了貓哥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當我人生最脆弱的時候,有一隻表面很跩內心卻很溫柔的大公貓,一直陪在我身邊。
當我開始追逐人生的成就,每天早出晚歸時。有一隻很愛他主人的大公貓,每天在家裡,盼望聽見把拔開門的聲音、盼望今晚能跟把拔一起睡...
 
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。這隻大公貓慢慢的老了、他的把拔也創業了。
但老去的他,依舊在奉獻自己,幫助他爸爸實現中途之家的夢想,教出了一隻又一隻的好貓、也幫許多本來會在外面流浪受凍的可憐孩子,找到了一個又一個溫暖的家...
 
女朋友來來去去,人生的重心轉換了又轉換、
18年這長長的歲月裡,世界不停的變化...
不變的,是有一隻大公貓,永遠在期待著,能跟把拔一起睡、一起玩、能看見他把拔真的幸福...
 
但他把拔什麼都不明白。
 
於是當他把拔忙碌的時候,最先忽略的,永遠是這隻大公貓。
他答應要帶他去考駕照、要讓他做婚禮的vip、要騎重機帶他去兜風兜到流鼻涕、要讓他帶把拔的小嬰兒長大...讓他餵把拔的小嬰兒吃假奶...這些,都在2017年3月13日那天,變成了謊言...
 
就連這隻大公貓離開人世的前一天晚上,他祈求把拔讓他進去溫暖的被窩,他的把拔也沒有答應。
因為他的把拔錯以為,這隻大公貓的生命,將會陪伴自己到永遠永遠...
 
2017年3月13日的那天早上,這隻大公貓還很傲氣的征服了聖母峰(洗衣機),在聖母峰上擺了一個獅王般威風凜凜的pose,留下了一張此生最帥的照片、然後開開心心吃了罐頭、迎接了宅配員送來的,要買給他的小魚乾...
下午三點,時間一到,躺在地上抽搐兩下,帶他上車,車還沒開到中福路中正路口,他已經沒了呼吸。
我正在外面吃飯,趕到醫院時,他早就走了。好像是要刻意遵循"好貓咪"的傳統,絕不死在主人的面前。
 
他死於心臟衰竭。
最後一次,竟然沒有吃到他最愛的小魚乾,大概是他人生最大的遺憾吧...
 
我們遵照李小貓的願望,一起跟他拍了一張大合照,每一個人,臉上都掛著笑容。
因為我們覺得,你這一生,過得夠灑脫了。
連最後一天,你都要這麼帥氣。早上才做了創舉,然後一分鐘內閃電中離。
你是一隻空前絕後的傳奇貓王。你的故事,會在正當冰裡流傳下去。
 
掰掰囉,我人貓殊途的孩子。
我看著泥土慢慢蓋上你那張我看了18年的臉...心理卻異常乾淨...乾淨的的像站在一個沒有人的世界裡...
 
那個今生不會再見的實感、生命被拿走一塊的空蕩感,可能還在路上漫步...
或許他們正在加速、某天他們會來...有天我會突然被狠狠撞倒在地,就像你500公斤的掌擊...
 
但我不會真的死掉,你知道的。
 
你不用擔心任何事。
 
我會替你照顧馬麻、照顧姊姊們、照顧你的童養媳(卉蓉夜守李小貓後她的新外號)、照顧後面進來的每一隻貓(當然如果你可以託夢的話我希望你跟俊急還有迷你胖交接一下)...
 
當然也會照顧好我自己。
 
因為你走了以後,我就是本集團最man的了...
 
我才不會為了你哭,你別傻了。

ps:我們那天晚上埋下李小貓時,天空正在下著雨。
每一個人對他說出最後道別的話後,依照傳統,由我來埋下第一鏟土。
那時候,所有人都發現,李小貓的臉頰有一道濕濕的痕跡...
是雨水嗎?我揉揉我的眼睛,簡直不敢相信...
 
哈哈你還擔心我會哭?擔心你自己吧XD
 
pps:看到這裡的你也不要哭,去抱抱一直陪在你身邊的毛孩吧~
除非你想有一天跟我一樣後悔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By你的老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