眨眨送養日記

這是『眨眨』


總是在我們上樓的時候偏著頭,
用那僅剩一隻的貓眼啾咪的看著你,
好像在說:
「霸托人家想出去~~」
「來摸摸,要摸摸!」

眨眨從來都不像住對面的喵喵叫得蕩氣迴腸,
叫得整棟五角大廈餘音繞梁,三日不絕...

她就只是靜靜的、用那隻會說話的眼睛看著你,
… …直到你受不鳥把她抱出來XD

(雖然抱出來後她會探頭探腦想要到處玩,根本把我們當工具人…)

為了讓眨眨可以健康的下樓探險(還有免於黃色郎的魔爪),
我們帶她去做了結紮。

從獸醫手中接她回家的時候,
就看著她一臉可憐的好像在說:
「人家不會舔傷口,可以不要戴項圈嗎QAQ」
「好醜…我沒臉出門了…」
「視野!!人家的視線範圍都沒了!!!」

戴著維多利亞項圈的眨眨回到正當冰的雙層洋房,
馬上以屁屁面對我們表示不滿XDDD
抱她出來也是愛理不理的懶洋洋,
畫風整個轉向文青憂鬱...

連所有卯咪都抗拒的吃藥(預防手術傷口發炎),
都是一副「隨便你吧!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打敗我了」的表情...
實在讓人又想安慰、又想欺負(嗯?)呀>///<

在眨眨等待那該死的、什麼時候可以拿下的、維多利亞項圈的時候~~~
一個願意收編眨眨的家庭出現了!!!!

「眨眨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的嗎?」
「那她有喜歡什麼嗎?」
「這個項圈她很不喜歡齁(眨眨:對!!!),睡覺可以拿下來嗎?」
「那…我們這個周末就會帶她去高雄了喔…」
媽媽鉅細靡遺地詢問眨眨的一切,
還練習了怎麼餵眨眨吃藥,
眨眨還在弟弟的手裡試圖用萌臉裝可憐XD

親愛的眨眨~~
恭喜妳可以免於黃色郎的毒牙,
這麼快就可以有奴隸家庭(?)

也希望你可以好好吃藥、乖乖戴項圈,
一週而已,不要這麼鬱卒XD

妳一定可以跟細心的馬麻還有哥哥姐姐們相處得很好…
相信妳在溫暖的高雄以及花媽的治理下(?)可以健康的玩耍呀~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by 土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