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人一參加,520就職鼓勵蔡總統唯一用客語宣誓、賴副總統唯一用台語宣誓

上個月,發生了一件,我整個2020年最幹(無誤)的事情...

這個故事要說回幾年前了...
幾年前,有一位看起來很怪的年輕人,明明超年輕卻留個小鬍子。跑來店裡指名要找我聊天。
他操著一口我這輩子聽過最好聽的台灣話,聽起來好舒服、腔調純正又文雅。

會說台語的,有在關心文化復育的朋友,相信我們都應該都有一個共識:不管你支持的是閩南文化或原民文化甚至眷村文化。
這些文化存在台灣的樣貌絕不能是對立,而是"沒有任何一種應該被消失"。

台灣有時候還是存在令人灰心的族群對立,我依舊會在ptt看到外省豬、閩南沙文、原住民就既得利益這一類的說法。
不必摀著耳朵粉飾太平,"族群對立是真的還在2020的台灣存在"。
雖然這臭味是真的越來越稀薄了。

但把族群切割變小→把族群與政黨意識情態綁定→產生歸屬感→產生團結→產生動員力。這一直是過去台灣政壇慣用的伎倆。
在這麼多年反反覆覆的選舉動員下,這種尊我排他的族群意識,可能很多人大從心底,就從來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...
它已經根植人心,甚至都快要跟人類的鬥爭本性無法分離。


【寫給依舊有族群意識的人...】
你相信嗎?在你最討厭的族群裡。
如果你去認識裡面的10個人,我敢保證你一定會交到真正的、知心的朋友。
如果你跟交到的朋友聊聊他們的文化、他們的生活背景、他們的立場...
你也一定會發現,聽起來不比你自己堅持的立場沒道理。

歷史有很多傷痕,有許多惡行與暴行正一一被揭露。
但這些從來都不該由"一個族群及其後代"來承擔。
當時的決策者,應該藉由還原歷史,給予正確的評價。
但即便是當時的執行者,也僅僅只是在時代裡載浮載沉。更不論連出生都在歷史事件之後的後代們。

人有修羅的本性:畫了一個靶,你就會想射箭,手臂的肌肉就會奮起。
上祖的惡氣與仇恨應該討個公道。

但用什麼方式?
再怎麼說,也應該有理性與邏輯。


【歷史的角度在各個族群來看都不同,我們是新一代的公民,該追求的是異中求同,而不是黨同乏異】
番膏的故事,是我的一個主修歷史的原民朋友跟我說的。聽的時候,我血液冰冷,甚至有點反胃。
而過去我問我外公(客家人),為什麼我不能交原住民的女朋友?他跟我說,因為我們的祖先被原住民殺掉很多。

有哪一邊說的是錯的嗎?
我們當然可以想像,這兩方說的都是歷史事實。
兩邊都承受了失去親人的傷痛,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:
可能是因為無政府狀態所以只能械鬥、可能是因為地政沒有建立、也還不是法治社會沒有民事法庭,所以土地歸屬有問題...

雖然結果是傷痛,但責任應該是對方的"整個族群"來揹嗎?
我們應該繼續抱著這份歷史去互相鬥爭嗎?

相同的議題,還有228、原民傳統領域、許多原民老人土地最後都在漢人乾兒子手上、新台幣四萬換一元、早年公務員超低薪(雖然跟後面的公務員沒啥關係了,我贊成年改)...等等等等。

如果今天只聽一方的說法,毫無疑問我們就會陷入"分群"的慣性思維中。
最後,我學會的一件事,就是:任何一個被提出來討論的議題,如果我也有興趣,我都會去看看兩邊的論點,再產生自己的觀點。


【不要再分群了,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互相理解】
故事說回來,當初那個一口文雅台語的年輕人,其實就是現在著名的youruber:足英台三聲道磅米芳的創辦人阿華
我跟他認識的好早好早,當時我們都才剛創業,跟我說他要開著一台小貨車,到處去務農的庄仔頭,當場收購稻米,當場爆成米香給村仔裡的人享用。
我真的覺得他瘋了,但又好有親切感XD

後來,我們走上了不一樣的道路。
我走向了"扛得起責任還能發展的公司"路線(地獄難度)。
開始汲汲營營的為養活員工、養壞顧客(的嘴)、養好農民的方向,割去了生活。所以我根本不知道阿華後來變成了一個油土伯XD
甚至他們拍攝當天,我還在花蓮北投東奔西跑。我是把鑰匙借給他們,吩咐阿華要吃冰自己挖,要嚕貓自己嚕XD

如今看到他坐擁近五萬訂閱者,成了一個有名聲的台客英語、農村文化的傳播者、心中是替他感到滿滿的高興...

如果你也喜歡聽好文雅好舒服的台客英語,你也想學台客英語,你也想了解這些語言背後的文化,我想請大家都可以去訂閱一下阿華的頻道。
這隻影片,如果你也喜歡,歡迎你去下方留言,順便也告訴大家,這裡有一個阿華的好朋友,不管是要借場地還是貓咪,都一句話:人來就好。

朋友都做到這樣了...阿華,你可以跟我說客語妹那天坐的椅子是哪張了沒?

此篇文章須搭配影片一同服用:http://yt1.piee.pw/P26T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