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大門夜市位計畫道路上

正當冰在花蓮有兩個據點,一個夜市、一個店面。

2015年夏天我們成立店面...為了一個更能宣揚多元化理念的平台、為了實現不再流浪計劃。

那麼夜市呢?對我們來說,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呢?


2013年6月13日...
怪叔叔帶著一個夢在自強夜市開始,彆扭地叫賣,強壓著不好意思、一本正經地喊著『真正水果手工製作的雪貝冰、只有正當冰吃得到』、『請搜尋正當冰,了解我們的理念!』

換來路人大多覺得奇怪的眼光、時而友善地靠近,就這樣把握每一次機會,使出渾身解數跟上鉤的(?)冰友洗腦。

我還記得頭兩年,當夜市現場的主力是怪叔叔、可欣、我及大低時,或許我們每天的來客數屈指可數,但是我們之間能交換的可愛冰友的故事卻...數也數不完。

我們會一起聊彼此都認識的熟客,會一起分析怎樣跟客人洗腦效果最好,還會互相傳授讓冰友多買幾球的技巧(噓~~~)XDDD

那時候我從不覺得在夜市的時光是在“上班”...
而是一個又一個地歡迎冰友、洗腦冰友、謝謝冰友的光顧...

自強夜市充滿了我們刻苦但是美好的回憶,無論這個格子有多小、位置有多麼不起眼,但這都是我跟怪叔叔的起點。

我們在這個小攤子前相遇(是的,我本來也是冰友),在這個攤子的朵拉幕廉後因為一同承擔著巨大的壓力而大吵過(大低有見證XDDD),在這個時期遇到了很多、很多、很多的貴人。

正當冰之所以還能走到今天,店面的裝潢之所以能一點一滴的建起來,也都是因為那時每晚我在自強夜市透過冰友才能達成的任務。

2015年末,幾百位自強夜市的攤商都震驚了。

政府強硬且有效率地將夜市關閉了,把本來只有小小一條的彩虹夜市擴大編制成現今大家看到的“東大門夜市”。

編制後的東大門夜市也為這些自強攤商保留了些攤位,就是現今的東大門夜市裡面的“自強夜市”。

但是原自強夜市的攤位數其實遠大於新夜市保留的數量,於是那時候進行了一連串無奈的抽籤、配位、遷徙等等,我們因為本來在彩虹夜市就有一攤了,所以自願退出了能“一格換一格”的邀請,把這格位子讓給比我們更需要的人。

遠離這些紛擾,在自強夜市最後一天時,是我親自跟著怪叔叔一起去打掃、搬遷的。

那天~我沒有哭。但是今天我卻哭了...

因為我本來以為,這場鬧劇在大部份的攤商都遷到東大門夜市安頓後,在政府展現了誠意把東大門弄得漂漂亮亮、盡心把觀光客帶到這裡後,算是畫下了還算美好的句點。

我以為花蓮的這些在地攤商,那些多年來被趕來趕去的老攤商,這次終於盼到一個看起來很有希望跟未來的安置。

結果這陣子,又一個震撼彈丟了出來...
【[新聞]東大門夜市 位計畫道路上】
https://goo.gl/IodFHE

我與怪叔叔沒有談論這個話題。
一來我們...不意外。二來我們心很痛。

目前東大門夜市是我們唯一一個夜市攤位,對其他大部份的攤商來說...更是唯一一個賴以為生的地方。

雖然我們還有店面這個平台,可是夜市對我們來說的存在意義及重要性卻是一樣的。

政府花了那麼多心力、人民的納稅錢(斥資上億元)打造一個觀光客來到花蓮必逛的夜市,花了那麼多心思輔導攤商做食品業者登記、提高攤商的衛生標準,這些我都看在也裡也覺得滿是欣慰。
我們受惠于政府的努力,得以對還沒聽過正當冰的觀光客做更多的理念宣傳,告訴他們我們對食品安全的努力...

建設處長陳先生卻說:『東大門夜市所在的土地地目為計劃道路用地...週邊十四公頃土地賣掉,就是夜市離開的時候』

我想問問政府。
這些事情,當初在您強迫自強夜市拆遷,“好心好意”安排遷徙的時候,有告訴過這些攤商嗎?

就像賴議長提問的:『一旦週邊土地賣掉,這幾百攤攤商要如何安置?』

我能聽到那些當時多麼支持政府的攤商們心碎的聲音。
原來~他們的生計,不需要長遠的計劃,也不需被知會這個安排看起來華麗無比、實際卻不堪一擊。

我對我們憂心的小精靈說:
『我們遲早是得離開的。這一切都太不可靠了,我們只能靠自己...』

我不替自己擔心,我們總會找到出路,就算失去這個宣揚理念、陌生開發的絕佳溫床,我們還算是有活力、能往前的其中一家小商家。

但是我的鄰攤呢?他們大多從南濱夜市時期就出來擺攤過生活,我都還記得他們如今滿意于東大門的神情。

從自強夜市憤憤不平到勉強能接受現況的那些攤商呢?

我真心希望這個新聞...不是真的那麼糟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By捷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