漲價公告後記

【關於那篇業力引爆的漲價文,我的事後澄清】
冰友們新年快樂!
也感謝明知道今天是"特殊性漲價"實行的第一天,仍願意來義氣相挺的好冰友們QQ
希望今年,我們都能有更好的生活,更好的社會氛圍。
 
一篇漲價公告,在BuzzOrange被分享了4.2萬次。
引發各大媒體報導,甚至還讓幾家紅色媒體扭曲我的原意,真是始料未及。
 
我指名道姓的說:
中天新聞。你來採訪時我起手式就說「這跟一例一休無關」,而你們新聞稿第一句是:「一例一休衝擊。」,後面整篇都在帶風向。
媒體應該要有比一般人更高的常識水準:雙倍薪並不是一例一休後才有的新規定。是你不知道,還是你篤定你們的讀者大概都不會知道XD
 
如果想拿我的話當作你們特定立場的武器,你們找錯人了。
 
採訪時我有請員工替我側錄。過兩天我會把你新聞的影片與新聞稿一起放上來比對看看。
敬請各位冰友期待,也請屆時多多轉發。正當冰上下老小有毛無毛叩首。
 
我接受你的採訪,是相信在花蓮這樣純樸的地方,就算是中天,應該也不至於婊人太甚。
但我要在這邊宣布:從今天開始,本店謝絕旺中集團相關媒體一切採訪。
若文章遭旺中集團任何媒體引用,本人將循法律途徑解決。
 
回到正題:
一個小公告最後引爆成了新聞事件,最讓我苦苦思索的是:
我三年來幾乎沒有休息的做"與自己無關的事"、幾乎沒有生活享受、沒有時間、沒有健康、沒有錢...
 
而竟然還有這麼多的質疑?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有人質疑那篇正氣凜然的漲價文是行銷。
那麼就讓我來告訴你,那是篇甚麼樣的行銷。
 
有人說正當冰老闆擅長「貶低其他花蓮店家而凸顯自己。」
事實上,正是因為我明白,花蓮不會只有一家正當冰想"做對的事"。
有許多店家也想給員工合理的待遇,但錢卻不是像機會一樣擠一擠就有。
我想凸顯的是政策的不適當。在現行的商業慣例裡無法被落實。
 
國外能在法規高薪的日子裡、在特定時段漲價,為了合法的去支付員工的薪水。 
那台灣為什麼不行?
 
所以我發了這篇文,去「行銷」我「漲價」了這件事。
告訴所有跟我一樣是小商家的老闆,你們不曾想過要挑戰的商業慣例、給不出雙倍薪的理由,我來破除。
 
寫出一篇漲價文會對生意有幫助是結果論。
在我寫文的當下,我並不知道會被大規模的分享。
事實上,我根本已經做好整個連假打蚊子的心理準備。
 
如果在某些人的觀念裡,漲價是可以行銷的事,我也只能尊重這種「異於常人」的看法。
 
反過來說。當我要寫這樣一篇文,如果不寫到現在這個地區的現況,我還能怎麼寫?
我當然需要去凸顯我的做法與慣行的商業模式不同:
我必須讓還在觀望的店家看見,我大膽地喊出來並且做了。
不需要虧心的去苛扣員工,我們也能活著。
 
讓打工的學子能得到應有的報償或休息,是我的最終目的。
在這過程裡,就算會讓其他店家心裡不舒服,我也只能承擔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有人質疑這是假議題,新法規定以補休代替雙倍薪資就能避過。
可是瑞凡:時薪制不能補休啊!
或許酸酸又會說:「那你可以用月薪制啊!」
 
我們目前總共八位員工,三位正職,五位時薪。
所有在學生都是時薪,因為課業繁重,他們希望可以一周上兩三天班就好。
在正當冰存在已久的一項"倒閉風險"是:
我依舊給他們跟正職一樣的保險提撥。換算下來,他們的時薪幾乎都超過200/H。
 
不管從雙倍薪或從提撥的角度:全部使用正職員工,員工數可以降到5名以內,人事成本可以降1/4。
 
但為什麼不?
因為許多孩子的學費是自己支付的!尤其是從外地來花蓮念書的孩子,他們的負擔更重。
我優先錄取的,都是這樣的孩子。
大環境差,小商號又收回了打工機會。那求學會不會被阻礙?會不會因過大的壓力影響課業?
 
我無法照顧所有的學子,但至少要能照顧自己家裡的,阿扁臭了嗎?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有人質疑:「這個老闆是綠的!他只是想為民進黨的政策護航!」
每一次,我都會被「顏色腦」弄得哭笑不得,這次的顛倒是非為最。
 
整件事都是在凸顯法規不合時宜,也跟一例一休無關,請問在護甚麼航?
我批評民進黨政策的貼文從沒少過,尤其是前半年的一例一休,可以自己往前翻。
 
當然,我也批評過觀光業過度傾中、支持過多元成家、酸過堅心要領18%的史矛格們。
我做過這些非常反9.2核心意識的事。
如果說出我認為正義的觀點是我被黑的原因,老實說,我覺得非常光榮XD
 
在花蓮,我喜歡蕭美琴,也敬佩葉金川。
田智宣是我懷念的長者、但我也知道新市長為了擺脫家族形象做事很努力。
 
我接受一個社會企業奧援,即將到外縣市展店。創辦人是藍營立委的血親,但我看得出她是個好人。
(好棒棒虧錢還能展店,我猜大概有人會不看文就這麼酸我吧:P)
我算是柯粉;而對綠營那個打某拳王,我還在找時間寫一篇好好批這件事。
 
你可以說我很"左",但說我很綠?你是隨身攜帶油漆刷嗎XD
 
不管我面前站了誰,我眼裡就只看見一個"人"。
在政治上我不是變色龍、而是不折不扣的色盲。
 
就算比例上酸藍多綠少,但我直白的說一句啦:這不是你們KMT自己做來的嗎?
光是你們現在處心積慮在帶網路風向,我就知道你們根本就沒在反省,還是搞不清楚老百姓要得是什麼。
我真心期待你們做一個"有力反對黨",不要讓我失望好嗎?
 
回到問題本身。
一例一休我認為它過度傾向資方,對於微型企業沒有太多配套,思考不周延,無法適合百工百業,非常粗製濫造。
 
我當然不可能為這樣的法條護航。嚴格講起來,我甚至是個「惡法非法」的人格。
 
權力使人腐敗。誰上都一樣,都有與民意疏離、專制擅權的可能。
正因為對台灣政治風氣的不信任,所以我期望自己能做個"解決問題的人"。
對自己的員工好一點,把能給的都給他們,就是我解決"勞資不平衡"的方式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有人說,漲了真的會給員工嗎?商人說的話能信?

先講過去的國定假日,給雙倍薪在正當冰已經行之有年。
無論是如228連假一般滿滿人潮的國定假日,
抑或是10/25這種宛如平日一般的國定假日... 

我可以把整份報表都拿來給你看。


 
圖1是去年9月,一篇蘋果專訪後生意爆量的報表。
表上列的五位員工,兩位離職,三位健在。
但無論是哪一位、也不管你是媒體or民眾、是他們的朋友還是同學...
 
只要你找得到人,或來店裡見一個問一個,都可以這樣問:「ㄟㄟ正當冰那個長得很像馬邦德的...他講話這麼煞氣,做出來會不會打折?」
(還是去八卦板發一篇:正當冰的老闆是不是過譽了XD)
我們正當冰的8+9=17,隨你問,有輸過沒怕過,他們都會鉅細靡遺的回答你。
 
報表是放在雲端硬碟的電子檔,所有員工都可以隨時看。
為了閱讀與行文方便,我只擷取前半個月,想看整個月或"每一個月"的,歡迎留訊息給我(但我還是會確定你沒有不良意圖)。
 
這張截圖的時期,因為媒體效益,生意很好,後半個月生意就差多了。
 
請看最後一欄的營收,與前面一欄的薪資,平均下來後,我說正當冰兩成營收給員工,有太浮誇?
前一欄的辛勞獎金,是我會依據當天的來客量,給予員工的加給。
用意很簡單,如果那天比平常更累,我希望他們至少能在下班後對自己好一點,去吃一餐豐盛的消夜,不要因為錢而虧待了自己。

圖2是後期我把報表拆開,把員工薪資獨立一個報表,也把雙倍薪註記在欄位裡(三年來都是照給,只是這裡有拉出來)。
有那一個國定假日我沒有給雙薪嗎?
 
每一天的薪資都是日領,每一天都是員工自己從營收袋裡自己拿走、不必在我的面前。
小精靈們(我對員工的暱稱)都知道我經營的辛苦。
所以我相信當我拿出全部的真心,盡我一切努力去照顧他們時...
沒有一個孩子會忍心去拿走不屬於自己的錢。
 
這就是我想傳達給他們的價值:信任可以不值一毛,也可以重如玉山。
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「商人」這樣的身分成為一種原罪,我其實一點也不意外。
在我還不是個「商人」前,我也跟所有人一樣,對商人的花言巧語、各種新聞失望透頂。
(開正當冰的契機就是一個食安新聞,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)
 
當然對懷疑論者來說,薪資單、轉帳單都可以作假。
但即使一路被這樣酸下去,但我很容易釋懷。
 
因為一般人的懷疑,是對過去所有社會事件「灰心的總和」。
 
我在任何時候都做好了不被理解的心理準備,有時候連朝夕相處的婕妮都不知道我在幹嘛XD
不被理解的根本是:價值觀不同。
 
我的人生觀並不想安安穩穩一輩子,也不因累積金錢而滿足。
相反的,如果這個社會有一天能有一件事,會因為我而往好的方向前進,就會是我的"此生無憾"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有人說:「那就假日不要去吃就好啦!」
我提出這個商業觀念本來就是「平時以量制價、假日以價制量」。
 
正當冰五角大廈最重要的功能不是做生意,而是貓中途。
它是一個實驗場域,探討把所有顧客都變成潛在認養人時、能不能比一般中途做到更高的送養率?
場域、規範都依循此目的設計,在大小處都期望能讓顧客更理解貓咪這種生物。
種下一個種子,讓原本不理解動物的人,發現「原來貓也跟人一樣!會耍小心機,會開心也會難過!」
 
我期望這樣的種子,會長成一顆「原來動物並不比人低等」的大樹。
 
在漲價時段減少來客數,一方面顧及到產品品質,另一方面也提升貓咪的生活品質。
我覺得這沒甚麼不好。
 
會說出「70元都可以買一個便當」的人,其實正是我主張「味覺教育」想要改變的對象。
很遺憾為了能付得出薪資、為了帶一個「落實雙倍薪資」的風向,我必須在雙倍薪假日漲價(其實一年也只有10天)。
 
但如果你只能這10天來、你願意來、你想嘗嘗真材實料做成的冰事甚麼味道,又捨不得花這麼多錢...
告訴我們員工,以一球冰淇淋為限;你想照平日原價或讓我招待,都可以。
如果有機會能改變你對食物看法的話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不管是味覺教育(認識食物風險,認識真材實料,從食材本身開始)
夢想冰淇淋計畫(每年5-7次,送冰到偏鄉招待孩子,替他們寫報導揭露部落困境)、
NoMoreStray計畫(用商店做中途之家的新形態,全部Know How都可以無償轉移,只要有人想一起來做)。
 
我在正當冰裡做的每一件事,都不是為了利益。
 
這當然讓我顯得「很不正常」。
一件跳脫常理的事,會是你眼中絕不可信的都市傳說?
或是這個社會一道希望的微光?
 
承認「有人想得跟我完全不一樣」很難。
但有關正當冰的一切,我都公開在網路上,信任與否在你,我不必強求。
 
烏托邦或許只該存在幻想裡。
但我總覺得,現在的我、我與顧客、我與浪貓、我與小精靈之間的一切...
 
我生活在其中的正當冰,是個不折不扣的天堂...
 
PS.正當冰的漲價公告業力引爆後,遭受到許多的不信任與質疑
有些是單純不了解正當冰在做些甚麼的正常懷疑。
但也有些是明擺著根本沒看文章...

底下幾個連結可以給大家參考:
 
民報(很奇怪一家很公民觀點的媒體,底下怎麼會9.2聚集?):https://goo.gl/yU52se
 
PTT花蓮板:https://goo.gl/AgUZv6
中天新聞:http://gotv.ctitv.com.tw/?p=3498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