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殊性(?)漲價公告

【正當冰全系列商品(不含宅配),初一~初三售價將調漲40%】
 
不是永久性的漲價,而是只有初一~初三這幾天。
還有往後的二二八、清明節、端午節、中秋節、國慶日。
 
遇到大節就調漲?這樣做也太奇怪了吧?
 
那是因為,我不能做這場不聞不問裡,唯一的犧牲者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我越來越不喜歡告訴別人,我正在虧損的事。
因為那彷彿在宣告一個已經經營了三年的社會實驗,最後是失敗的。
 
許多假日經過正當冰的人,會覺得匪夷所思:「你的生意這麼好耶!?人都滿出來了!這樣的店家如果還會虧損,那沒有人能賺到錢了吧?」
 
我經常在辦公之餘,溜到樓下看看。每一天,都有許多大老遠從西部跑來的冰友,對我說:
「我今年終於有來正當冰了!」
「你做的事情很棒!請加油!」
每一次,我都感謝這些遠道而來的冰友,不但為我們的營運帶來實質上的幫助,也為我的心帶來了可以繼續發熱的燃料...
 
但正當冰在這三個月裡,平均月虧損7萬,三個月來,虧損了超過20萬。為此,我還借了一些錢來周轉。
原因當然不會是單一的:過年前的淡季、果物的產量不足漲價...但最主要的,還是集中在人事上。
 
正當冰的訂價一直以來都依循一個標準:原物料佔七成,員工拿一成,管銷一成,自己一成(自己這一成還經常被壓縮掉XD)。
無止境的CostDown造成了今日毒食橫流的局面。
甚至是法規都往廠商需要的方向傾斜(有聽過我演講的人會知道,這邊不贅述)。
 
正當冰就是我的社會實驗。這場實驗裡有許多人陪著我一起做夢、一起犧牲。而我最不想犧牲的,就是我的員工。
 
從2016年10月,政府公告2017年基本工資133元的那一刻起,我所有的員工,時薪就調為135元。
從我們的員工超過五人開始,勞保、健保、甚至能給員工提供更多保障的團保意外險...
我們都以"優於勞基法"當作最低標準,作為完善制度的方向。
 
正當冰這場實驗想探討的是:如果一家小店對員工一切依法,用最好的原物料、最實惠的價格...這樣的生意到底有沒有辦法永續經營?
 
隨著假日的人潮、能盡快出餐的自我要求、用人的增加...
 
高漲的人事成本,慢慢吃掉了利潤、固定管銷的空間...搞到最後,不得不借錢來撐過年前的這波淡季。
 
但最讓人喘不過氣的,其實是"國定假日雙倍薪資"的規定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我非常贊同、也一直PUSH整個社會應該把資源投注在「受薪階級」、「年輕人」的大方向。
也能理解雙倍薪這樣的規定,是為了讓辛苦的勞工,能夠在一些傳統的大節日裡,能回家跟親人聚聚而不是被凹著加班。
 
但遇到越多人放假就越不可能休息的小型餐飲、服務業。
尤其是在原物料上不肯妥協的那些商家...
 
以我自己為例:
元旦、除夕~初三、二二八、清明節、端午節、中秋節、國慶日。
由於現在較高的時薪,加上連假期間,同時段都需要最少兩名員工。
 
一個人135,雙倍就是270,兩個人就是540。
正當冰的平均利潤約3成,換算下來,每個小時都要有1800元的收入,我們才能勉強做到"不虧損"。
對平均客單價70元左右、座位14個的正當冰來說,每小時1800元的收入,是永遠達不到的目標。
原本是正當冰難得可以「補血」的日子,現在卻反而是大失血。
 
我其實只有兩個選擇,一是這幾天關門大吉,讓沒有及時接到消息的冰友撲空。
二是搖旗上街或開始絕食、要求政府"免除小型服務業雙倍薪"。
 
當然第二項永遠不會是正當冰的選項,因為年輕人才是我們的未來。
退休軍公教不是、還沒有認清真材實料的重要、利潤還有七成以上的那些財團老闆們不是。
 
還有第三個最不該選的選項:漲價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如果不是聽聞了一些消息。國定假日雙倍薪造成的虧損,原本我已經默默的決定吃下來。
反正到了暑假營收狀況就會好轉、一年也只有10天雙倍薪。
讓那些遠道專程來支持正當冰的冰友,知道國定假日其實我們都是虧損在接待他們,感覺起來就好虐心。
 
但跟幾位在花蓮商界的老朋友聊天後,我驚訝地發覺:
從元旦到今天,除了大型連鎖,我目前還沒有打聽到國定假日給雙倍薪的商家!
(花蓮的朋友,如果你的老闆有給雙倍薪資,可以在底下告訴大家,讓大家知道那些商家值得支持)
 
我更常聽到的是:「哪有可能真的給啦?過年一班就好個人耶!真的給下去賣再多也不夠賠!」
「這法案本來就是打高空寫出來爽的,你覺得有可能嗎?不然你會虧成這樣?」
「這種強人所難的規定不會有人來查啦!你不要給就好了,那些打工的學生都能體諒啦!」
 
我無法當下就說服他們。但如果我選擇跟所有老闆一樣,不給雙薪,讓所有在我這裡打工的小精靈來「體諒」我。
 
正當冰,或許就失去了稱為正當冰的根本了。
 
但自己國定假日必虧損的狀況,結合這些老闆們的反應,我突然覺得,這好像不能當作我自己一個人的事情。
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勞基法修正案是為了把極度右傾的台灣社會稍稍的矯正一些(雖然很不到位),但如果一直支持修法的正當冰都無法配合,或要每一個商家都必須像正當冰一樣用虧損的方式來配合,最後會有多少服務業裡的打工族實際受惠?
 
一般商家遇到這樣的困境,不是當做不知道,就是選擇直接漲價,讓更高的利潤來Cover全年這10天「人潮越多員工越多虧損越多」的日子。
但許多遊客選擇平日出遊,不人擠人。他同樣需要負擔更高的價格...這又公平嗎?
 
我想到的方法,就是只在特定日子調整價格,也就是我說的特殊性漲價(疑?)。
如果消費者覺得可以接受,當天的利潤上升,所有小商家都有盈餘可以支付員工的雙倍薪資。
如果消費者覺得不能接受,當天不願意消費,那麼上班的員工數可以降低。減少虧損之外,就有更多在服務業打工的學子,能在大節回家團聚。
 
真正會讓成本大幅上升的日子,就回歸商業上最基本的道理:以量制價,否則就以價制量。
 
有沒有可能變成一種新的風氣?
 
在原物料上願意下重本,薄利的店家,理直氣壯的在國定假日適度調漲,也能得到消費者的支持。
而任意跟風亂漲的店家、漲了假卻依舊苛刻員工的店家。
卻因為原物料不佳,口味無法說服人、或三天兩頭遭員工檢舉爆料,而受到消費者的唾棄。
 
最後形成大家都能照法規走、假日不會排隊排到天荒地老。
而打工族都能得到雙倍薪資或回家放假,成為最大受益者的結局?
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從今年開始,這十天的國定假日,正當冰的價格,都會乘以1.4然後無條件捨去取整數(最小5元)。
好比50元的冰品,就會變成70元。75元的鬆餅,就會變成105元。
而這十天以外的日子,則回復原價。
 
就如同過年前理髮也會漲價一樣。
我想要做的,是讓國定假日雙倍薪的日子,小型服務業的臨時性漲價能成為一種慣例。
而漲價的幅度,恰好能夠負擔雙倍薪資就好。
 
也希望讓所有商家有一個概念:敢漲,就要敢給。
 
小英說的:「去找你老闆啊!政府公親變事主」的那番言論固然接近「何不吃兩個便當」。但也至少說對了一半。
那番話間接點明了利益被把持的事實、與把持者的力度,有時候大得連政府都束手無策。
 
把持的力度會有多大?
大概就是整個社會都把你們當笑話了、都有自己人跳出來覺得愧對子孫自願放棄了...還有一群人在那邊絕食,聲稱18%是媒體杜撰出來的從不是事實。
 
民間尚且搏命演出,商業團體會怎樣?
我們這一代的人,要認清的事實是:資源絕不會從既得利益者的手上,「主動」流動到悶世代。
 
政府的責任永遠不會輕到只做個"公親"。選上了,就扛起來。
認清當兩權相害時,希望不被任何一方當成壞人只是過於天真的想法。
 
打工族也不能始終仰望,期望上面的人能為你鋪一條康莊大道。
最簡單的,是了解自己的權益,遇到不公不義,別再做個讓世界更加惡化的沉默者。地方政府不處理的,正當冰用粉絲團幫你爆料。得罪人,我無妨。
 
你、我。我們這些偶而還消費得起的人,如果大家願意的話,請一起響應「推廣臨時性漲價、讓佳節工作更有價值」。
而跟我一樣是個小商家,正好你也在做食物。我希望你放膽用好的食材、給員工他應得的,然後正常反應到售價上。
 
如果會倒,那就表示這是個正常生意無法存活的鬼島。
如果非要黑心才能經營,有骨氣點,這樣的錢,不賺也罷。
 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或許會有酸民噴汁:「想漲價就漲價,東扯西扯一大堆」
如果我寫了這麼多,特定人還是只能看到漲價一件事,我也沒甚麼好說的。
 
但這是我認為與其默默扛下損失、冷眼看著不合理的制度之外,正當冰能做得更多的方式──我至少得試試看,這能不能在大環境裡帶起一陣風潮,就像帶起回歸食材本味的風潮一樣──
 
就算是臨時性的,我依舊犯了商業上的大忌─漲價─這就是要一向支持我的冰友、讓特定假期才能遠道而來的那些,從口袋裡掏出錢來,去買單我的任性。
 
我不知道我的冰友們,會不會全部支持我做的這個決定。
但我依舊會去做。
 
我可以選擇做這場不聞不問裡,唯一一個犧牲且堅持給雙薪的店家。
 
但我選擇在世界不聞不問的時候、就算要得罪所有商界朋友、得罪部分支持我的冰友...
 
也去做我認為該做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