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途日記】王溝勾的大秘密...

這一個在她身上的大秘密,我知道、婕妮知道、土土知道...
我們所有的人都知道...
只有她自己不知道。

 

明明已經能吃飼料,卻比所有我們奶到斷奶的幼貓更嬌小...
經常傻呼呼地瞪著圓滾滾的大眼睛,歪著頭觀看我們的一舉一動...
或在籠子裡喵喵的對著我們哭訴...希望我們能抱抱她,陪她玩耍...
 
他是我們熟識的冰友大姊,在水溝中發現的王溝勾。
據說,她在水溝裡哭了整整兩天,阿姊才終於找到渾身都是泥巴的她...
轉交給我們後,婕妮幫她徹徹底底的洗了一次澡,才發現王溝勾根本貓界美人!
 
浪貓進入五角大廈開始媒合後,會先進入兩周的隔離期。
在隔離期間,我們就會做好寵愛驅蟲、五合一疫苗接種、血液快篩等必要措施。
務必讓每一隻從這裡飛出去的正當喵,都是新家人懷裡最健康快樂的孩子。
 
那時,我們還不知道藏在她身上的大秘密...
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當隔離期接近結束的時候,我們照例請土土帶她去友博做血液篩檢。
送了40幾隻貓出去了,讓40幾個家庭從此有了貓咪的陪伴...
一年這麼長的時間裡,除了接過一次愛滋貓,兩次疑似貓腸胃炎(快篩對於這項不是很準)外,我們很幸運,接手的貓咪大多很健康。
 
那天溝勾去醫院時,我跟婕妮還在討論,像溝勾這麼可愛的一隻貓咪,搞不好一下樓就馬上被認養了。
「一定是這樣的啊!她這麼可愛!隔離結束我一定要天天跟她睡XD!!」我說。
「一定很快就有人會愛上她的...到時候我一定又會好捨不得...」婕妮說。
 
電話響了,婕妮接起電話。幾秒後,她沉默地放下了電話。
「醫生說,她有貓白血病」婕妮征征的看著我,好像下一秒眼淚就會掉下來。
空氣中瀰漫著沉重的氣氛...
 
那時,滿我滿腦子想的,都是同一句話:
「為什麼要是她?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們在溝勾的籠子裡放上軟墊、從籠子頂垂下幾條長長的絲帶...
特別放上了一些小玩具,希望她能打發一些時間...
當一陣風吹過,絲帶隨風飄動時...或許勾勾會覺得無時無刻都有人在陪伴她,跟她嬉戲...
而不會覺得自己活在一個所有人都忙碌的世界,活在一個縱身一跳,就可以從這頭跳到盡頭的小鐵籠裡...
 
即便我跟婕妮都很忙,但我們經常手不停歇,眼睛卻不時用監視器觀察著她。
我們經常看見她跟沒有生命的絲帶、矽膠球玩的不亦樂乎。也經常看見她一個飛撲後不小心就跌倒了...
 
我們抱起她的時間、摸摸她的次數,遠比過去中途的貓咪更少...
 
並非不愛她。
而是因為抱過她後,身上的衣服就得拿去洗了。
對於衣服總是堆成山而沒空洗的我們來說,最多只能在洗澡前抱著她輕聲安慰...
 
「溝勾你怎麼這麼可愛啊~~~」婕妮抱著她說。
「對啊,溝勾你超萌!你一定是全世界最特別的一隻貓咪!」我說。
「忍耐一下喔...我們會替你想辦法的...」婕妮說。
 
走下樓洗澡時,我們都沒有再多交談一句。
只是靜靜地體會那股從心底泊泊冒出的酸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知道貓白血是多麼兇惡的一種病。
 
的確也有白血貓存活超過20歲的例子,但大部分的白血貓都會在四歲前死亡。
且終其一生,病毒都會干擾貓咪的造血系統,使其更容易產生惡性淋巴腫瘤、貧血、免疫系統低落...
有的貓能夠在遭受病毒入侵的八周後靠免疫力將病毒消滅。但半數以上的貓則無法。
 
而其中只有超過16周齡的貓較有機會復原,像勾勾這樣的小貓則否。
當病毒從扁桃腺進入骨髓增殖後,無論是否復原,超過一半患病貓,終其一生都是帶原者。
 
這個不幸的孩子,除了祈禱三個月後替她複檢時,她能奇蹟似的好起來,我不知道還能怎麼幫她?
五角大廈的社會責任─替流浪貓找一個家─注定了這裡會是個容易傳染的多貓環境。
養她?然後關著她、隔離她一輩子?
 
替她找家嗎?
讓一個愛上她的家庭,或許在四年內就面臨生離死別?
 
我當然也不可能放棄她,讓她再次流浪,讓她活得不幸而辛苦、也讓其他的浪貓有被感染的機會...
 
我想了很多天,都不知道該怎樣才能讓她幸福,同時不讓其他人不幸...
 
但她的生命...是在水溝裡凍了兩天、遇見了一個好心的冰友,再輾轉到了我們這裡....
是這一連串美好而動人的巧合,把她送到了我們面前...
如果她自己沒有放棄...
我們又怎麼能放棄呢?
 
我心中有一個奇妙的想法...
很大的構想...大的遠遠超過我能負荷...
 
如果我能成立一個能讓白血貓安養天年的地方、另一個能夠專門收容白血貓的五角大廈...
像王溝勾這樣的孩子,是不是就能迴避這所有一般中途的矛盾,因而活得更幸福?
 
我不知道,我還在想。
 
這一個在她身上大秘密,你知道、我知道,我們所有的人都知道...
只有她自己,我希望她永遠不會懂。
 
---------------------By怪叔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