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途日記】賓弟送養記

送養了那麼多隻貓咪,
最難送的既不是黑貓、成貓或身體有殘缺的貓,
而是『不親人』的貓。

想想也是...
大多數的人養貓就是希望有個小跟班,
就算不必黏踢踢,
至少也要抱得到摸得到吧?

又或者是不親人也沒關係,
那至少要長得美若天仙或帥氣爆表,
成為讓人遠觀不可褻玩的狀況也勉強可以接受XD

所以...毛色一般般又摸不到、抱不得的貓,
每每都讓我們很操心啊(ŏ_ŏ)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賓弟賓妹這對兄妹是今年年中的時候,
一位熱心的大姊從鄰居的恐嚇中救援出來的。

大姊很擔心賓弟賓妹會真的被鄰居送到收容所遭遇不測,
自己因為工作及家裡狀況不允許的關係也沒辦法收留,
將貓咪送來了正當冰。

剛來的時候,
我就感覺得到他們眼裡淡淡的恐懼以及不信任。
那時的賓弟甚至右後腳是癱瘓的,
總是拖著一條腿在移動著。

我總是能感覺到與他們兄妹之間有一道牆,
就算他們也願意給摸、給抱,
但是就是感覺他們很緊繃很不安...

狀況一直到結束隔離下樓以後慢慢好轉。

貓咪導師的魔力果真是無法言喻的。
慢慢的~
我開始看到賓弟與迷你胖窩在一起放鬆地睡覺...
開始在非放飯時間看到賓妹放下恐懼跟客人玩起逗貓棒...
有一天發現賓弟的後腳能跑能跳了...
也發現當我的手伸過去的時候,他們不再令人心碎地一秒躲開XDD

我想,
跟著充滿安全感的貓咪導師生活了一陣子,
你們也總算能慢慢相信這是個好地方了吧(笑)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賓弟賓妹雖然一直有在進步,
但是相較於其他天生愛撒嬌、黏人的貓咪,
這幾個月的日子中,
他們不知道親眼看了幾隻比他們晚來的中途貓被領養。

直到有一天...
一位意外的訪客走進了正當冰---
他們是兩位在東華念書的歪國朋友。

高大爽朗的Evan用簡單的英文詢問
『這裡是不是有貓咪可以認養?』
那個下午他看了賓弟、賓妹以及劉阿咪以後,
沒特別說甚麼地就離開店裡了。

因為中途他有提到希望養小隻點的貓,
所以我本來以為已經半歲大的賓弟賓妹大概沒希望了Otz
但是他卻在傍晚的時候跑回了店裡,
而且機車上塞了好一大袋的貓咪用品!
仔細一看~
裡面有飼料碗水碗、貓飼料及貓砂、逗貓棒、外出提籠。
該買的都買齊了啊!

雖然這份心意我真的很感動,
可是連台中來的、台北來的認養人我都會特別把關了,
何況是歪國來的呢(握拳)

所以當對方說出『我想要認養那隻(指賓弟)』的時候,
雖然整個正當冰的人都瘋狂了,
但是我還是很冷靜地拿出了評估認養人的問券沉穩應對XDD

當我拿出充滿了問題的評估問券時,
換Evan跟他的朋友驚呆了( ºΔº )

他一邊回答問題一邊小焦慮地問著『我看一下還有幾題( ˘・з・)』
還自我安慰地跟朋友說『沒關係!他們只是想確認貓咪會好好的!』

『我老家有養很多隻貓,所以我對貓咪還滿瞭解的』
『其實在台灣想養貓也很久了,但是沒遇到特別想養的』
『賓弟讓我想起我奶奶養的那隻貓』
『妳說衣服會沾上貓毛?我喜歡這樣啊!!!哈哈』
『我還要念研究所所以還會在台灣待幾年,也不一定我還會在台灣結婚就留下來了呀~不過就算要回鄉,我也會帶他走的』
『嗯嗯我瞭解貓咪看醫生的費用問題,我可以負擔』
『妳說貓咪如果不舒服會不吃飯?好~我會注意這部分』

Evan跟我跨越了語言的障礙,
一一把每個可能遇到的狀況及應對討論了一輪,
最後我選擇相信這個溫柔的大男孩。

因為他抱著賓弟拍照的時候溫柔的親撫,
因為他看著賓弟的眼神說著『我真的很喜歡他』,
因為他準備的養貓裝備設想得很周到。

甚至在帶賓弟離開正當冰前,
細心的他發現他買的外出提籠有可能讓貓咪掙脫,
還特地跟我們要了束帶加強提籠的牢固度。

Brother Bean!Good Job!
你即將成為第一隻精通國語、英語與西班牙語的貓咪呀!
沒想到在正當冰等了這麼久,
等到的緣分是如此的特別呀(శωశ)

(Brother Bean表示:夭壽哦~這個人到底在公撒毀ಠ_ಠ)

〔後記〕
緣分的來臨總是令人措手不及。
店裡最愛賓弟的就是小豬了~
她常常一臉喜愛地說著「我最想養的就是賓弟」!

送走賓弟的隔天晚上小豬來店裡看貓咪,
望著空空的籠子她問我說「捷妮...賓弟呢??」
我說....『昨天送出去了XDDD』

小豬無法置信、大受打擊的表情,
我看了覺得好笑又心疼啊~~~(◔౪◔)

所以這個故事告訴我們:看到喜歡的~要早點下手啊(́=◞౪◟=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