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途日記】髒髒屠城記...

2015/11/22

有時候,一個不小心,我們就會收養到令我們非常頭疼的貓咪。

像這隻被我取名髒髒的小胖妞(照片右邊那隻)就是。

很能吃不打緊,
更不用說她還是這次貓咪感冒大流行的元凶!正當冰被木馬屠城的兇手!

其實到底是卡里西病毒還是貓皰疹病毒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...貓咪的醫療資源比起人,實在是太缺乏了...
不過不管是哪種,都不會人貓互傳,有來五角大廈的顧客請安心。

可是,髒髒讓我們最頭大最頭大的事情,卻不是這些...

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

還記得髒髒來的時候,渾身髒兮兮,還有一副好像剛哭過的紅眼眶,那模樣,一副就是童書裡走出來的小鼻涕蟲。
「就叫髒髒好了」我說。
「妳名字取得好隨便啦!」婕妮抱怨。
「本來就是為了讓獸醫可以做病例而已啊,認真的好名字給正式的主人取就好了XD」
「不知道能不能跟大家變成好朋友?」婕妮有點擔心...

其實婕妮是白擔心了。可憐兮兮的髒髒,很快就獲得大家的喜愛。

超可愛諧星般的五短身材(手短腳短身體短脖子短尾巴短)、雪白的爆炸毛...不吵不鬧、任抱任摸...很活潑又不會過皮、很親人又不會太黏...
更重要的,是她跟任何貓咪都處得來的好脾氣。

剛來的時候,應該是才斷奶不久,髒髒到處去"偷襲"其他貓的奶頭。
誰沒事喜歡奶頭被吸得嘖嘖作響又滿身口水呢?
所以大部分的貓,包括最會照顧小貓的五花,都一掌把髒髒推開。
沒想到最後,竟然是迷你胖變成了奶爸XD

一隻肥嫩的小貓在吸另一隻小公貓的奶,一度蔚為五角大廈的奇觀。

每次吃飯的時候,這小胖妞總是挑選那個最大的盤子,霸氣的四腳打開開,一個人趴在比自己身體還要大的盤子裡,邊吃飯嘴裡邊念念有詞的喵喵喵喵,好像是在說:"走開!姊要一隻貓吃十份!"

雖然弱弱的護食只有笑果而沒有效果,但眾哥哥姐姐還是讓她吃到爽為止,從來沒有人跟她搶...
我想這也是她小小年紀就有一個青蛙肚的原因吧(攤手)

在我們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某天,髒髒就變成每天找迷你胖吸奶,找俊急李小貓睡成一團,五花姊姊跟陳妙才姊姊幫她清耳朵洗澡...找渺渺玩耍...變成大家都疼愛有加的小公主了...
她跟任何一隻貓都很要好,可能也是因為這樣,所以最後她的感冒就傳染給每一隻貓咪了XD(除了比較孤僻的胖胖)

是的,對我們來說,髒髒帶給我們最大的困擾,就是我們已經全都愛上她了...
但她卻是一隻,遲早要離開我們的中途貓...

婕妮非常捨不得,有好幾次都對我說:「我們再多養一隻嘛...把髒髒留下來好不好?」
「不行,一個中途貓餐廳的容量是有限的,如果我們多養了一隻,那中途的名額就會少一個了」每次我都是這麼回答。
「你根本就不愛髒髒啦!」婕妮嘟著嘴,一臉不情願的樣子。

做中途,最困難的,不是貓咪生病時費盡心力照顧、餵藥。不是想著怎麼用有限的時間跟這些浪貓相處,訓練他們親人,培養對人的信賴感...
不管這隻貓你有多喜歡,都要以貓咪的幸福做最大的考量。該說再見的時候,要非常勇敢的道別...

並且微笑揮手...
這才是最難的...

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
是不是已經知道自己即將離開正當冰這個大家庭了呢?這幾天,髒髒好黏我們...
我在用電腦的時候,她爬到我腿上,鑽進我的外套裡,一趴就是一兩個小時。
婕妮上床睡覺時,她跟前跟後的,試著把她抱上床,她竟然也乖乖的睡在婕妮身上...要知道,對好動的小貓來說,肯乖乖陪人睡是非常難得的。
這兩天,她常常深情地看著你,冷不防就突然用臉頰蹭過來,給你一個親親。

這次來認養髒髒的,是一位嫁來花蓮的新住民媽媽。
中文還不是太流利,但卻仔仔細細的聆聽正當冰認養人問卷裡的每個字,然後認認真真的回答。
「貓咪的嚴重疾病大部分第一表徵是不吃飯,您自認為您的生活型態與飼養環境,能不能輕易觀察到這點?」這是問卷眾多問題的其中一個。
「可以,我是家庭主婦,我知道要固定時間餵,這樣才可以看到他們有沒有吃飯」

問完全部的問題,我告訴她,在這裡認養貓咪要跟我一起宣誓喔!她說好,於是我就三個字五個字的,把整篇誓詞帶著她念了一遍:
「我真心喜愛動物,會將貓咪視為獨立之生命個體,而不是視為物品或主人的附屬品。
我誓將貓咪的健康與安全放在首位,永不忽視每個生命都有安心生活、成長與終老的權利。
我誓將陪伴此貓度過他的一生。因人的生活有許多重心,但寵物的唯一只有主人,所以我絕不遺棄一個將我視為唯一的生命,如同我不會遺棄我的小孩(下略)」

做完這全部,我看她欲言又止的,猜想大概是覺得來我們這裡認養一隻貓,怎麼這麼囉嗦?於是我問她:「是不是覺得認養貓咪好麻煩啊?」
「不是」她說:「我覺得你做這些好用心」
我笑了。我想這個媽媽,應該會是個值得託付的好主人。
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

我請她把養貓咪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:飼料碗水碗貓砂盆貓砂飼料外出籠,準備好之後再來領走。
隔天,她大包小包的來找婕妮,雀躍地跟婕妮分享她為髒髒準備好的生活用品。
據婕妮轉述,看得出來都是用心挑過,全都是粉紅色系的公主級用品。
婕妮對她說髒髒還有點流鼻水,怕她新手不會照顧,說要替她照顧到星期天。媽媽也同意了。

「妳根本私心想再多留幾天嘛XD」我取笑婕妮。
「才不是呢!每天要點那麼多次眼藥水,還要用針筒餵藥...人家是新手怎麼會...」婕妮弱弱的反駁,根本沒有甚麼說服力。
「在一個用心照顧的單貓家庭,會比我們這種吃大鍋飯的環境幸福啦...」我對婕妮說。
「恩...髒髒以後應該會過得很幸福的...」婕妮垂下眼皮,看得出來她恐怕還要難過好幾天...

今天,髒髒就離開我們了。
這個木馬屠城,搞得全部貓咪生病,讓我們照顧得人仰馬翻的小王八蛋...
........
......
....
...
..
.
妳一定要幸福喔...